一码中特后付款可信吗|004期一头一码中特码

江蘇先鋒網 > 知訊廣場 > 文匯寬帶

一段抗日時期的傳奇愛情故事
2017年08月30日 09:58  來源:《海南日報》

  1943年農歷七月十五日夜,“嘭”地一聲槍響,日軍駐新吳鄉(今澄邁縣永發鎮內)尖嶺據點的分遣隊隊長中山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,這一殘暴成性、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至死也未想到,自己竟然會死在曾經的得力助手——通譯官陳光顯手里。

  從一名被強征入伍,被迫協助日軍調查共產黨、國民黨活動蹤跡的臺灣青年,到深夜潛入據點,將日本分遣隊隊長一舉擊斃的抗日先鋒——陳光顯,這位俊秀通譯官的勇敢倒戈,源于在永發鎮永躍村發生的,令他怦然心動的邂逅。

  一位明媚動人的姑娘 

  日前,在澄邁縣永發鎮永躍村的一間舊堂屋里,今年103歲的村民周明川端坐在鐵椅上乘涼。已經嚴重耳背的他如今很少再與人交流,但卻仍不忘和自己膝邊年幼的重孫,講述著一段塵封了近80年的往事。

  “1939年農歷九月廿七日晚,村里的自衛隊在面前嶺截擊從定安方向來犯的日軍,由于敵眾我寡、彈藥不足,自衛隊28人不幸全部被俘。”周明川記得,自衛隊成員被俘后第二天,包括隊長周家文在內的多名人員英勇就義,“中共新竹地下交通站救走的3名隊員,也分別被刺了3刀至5刀不等,傷勢十分嚴重。”

  澄邁縣黨史辦副主任何傳映說,當時事情一出,激起了當地一波又一波民憤,日軍駐點周圍也發生了多起電話線被割斷、道路被挖斷等“事故”。這讓尖嶺據點分遣隊隊長中山認定,這必是共產黨引導永躍村的“刁民”所為,決定派出擅長日語、粵語、普通話、客家話、海南話的通譯官陳光顯前往調查。

  在永躍村調查了幾個月,陳光顯返回據點時卻總是“唱老調”,只稱“事故”與村民們無關,估計是隱藏在山上的共產黨所為,這讓中山十分惱火,但又無可奈何。

  陳光顯不愿將在村中調查到的共產黨、農會、婦女救國會等活動情況上報,因為他在這座村子里,邂逅了一朵明媚動人的“玫瑰花”,令他在情意萌動之下,應承了對方的懇求。

  周明川告訴記者,這朵“玫瑰花”叫周安舊,是他的遠房堂妹,當時僅十八九歲。家境殷實的她容貌秀麗、膚色白皙、身材高挑,是村里出了名的活潑美人,陳光顯被其吸引,很快便對周安舊展開了熱情的追求。

  一場不被看好的戀情 

  陳光顯的“攻勢”雖然猛烈,但他日軍通譯官的身份,難免在他和周安舊之間產生屏障。周明川說,在陳光顯表達心意后,周安舊雖也動心起意,但仍裝作冷漠。陳光顯急忙解釋,自己是從臺灣被日軍強征入伍的,他之所以了解村里的共產黨、自衛隊、農會等情況卻不上報,就是為了保護大家,為抗日盡些微薄之力。“聽到這里,堂妹周安舊內心大驚,她懇求陳光顯保守秘密、護衛村子,陳光顯也一一應承了下來。”周明川說。

  “那時,他們的關系到底是福是禍,村里人議論紛紛。”周明川介紹說,自己有一胞兄周明慶,當時身具“民主政府保長”和“中共石浮交通站成員”雙重身份,因此他對遠房堂妹周安舊的這段戀情憂心忡忡,意圖勸使二人斷絕情絲。

  但周安舊卻表示,陳光顯知道村子里地下活動的許多情況,也向她許諾,絕不會出賣大家,否則二人就一刀兩斷,周明慶這才安了心。隨后,在這位堂哥的支持下,陳光顯和周安舊于1942年初完婚,一同居住在尖嶺據點里。

  陳光顯、周安舊完婚后,周明慶和幾位自衛隊員便時常以探親的名義到據點“閑逛”,暗中考察地形。而周明慶設置好的隱蔽錄音機,也常由周安舊帶出。“這樣一來,日軍的信息便源源不斷地傳到我哥手中,再通過他傳向中共石浮交通站站長王明春。”周明川說,抗日游擊隊有了這些關鍵信息,便在戰斗中掌握了更多主動權,給日軍帶去了多次沉重打擊。

  一次單槍匹馬的暗殺 

  1942年農歷八月十二日,臨近中秋,尖嶺據點的日軍們個個都到院外賞月,聊表對東瀛故土的思念之情。借此機會,周安舊負責引路、放哨,周明慶則帶領婦女救國會主任陳愛蓮等潛入日軍宿舍,翻出光洋23元。“周明慶在撤離時,還將一把毒藥投到據點的水井之中,沒想到險些引來殺身之禍。”周明川回憶道。

  原來,次日凌晨,日軍發現井水變色,通過化驗發現水中有毒。狡詐的中山立刻意識到,之前查看過水井方位的周明慶十分可疑,于是命人將周明慶擒來據點關押入監、毒打逼供。正在周明慶寧死不承認,即將被斬首示眾時,陳光顯及時找到了中山,稱周明慶是其妻子的遠房堂哥,若是周明慶下毒,很可能直接毒死自己的親人。

  何傳映告訴記者:“中山當時怒不可遏,反問陳光顯若放虎歸山,今后到何處去找周明慶,陳光顯答,‘如果放他回去,我們夫妻倆用腦袋擔保,保證他隨叫隨到!’”中山看陳光顯話已至此,便同意放人,但對陳光顯的信任也逐漸瓦解。1943年農歷七月初,中山將陳光顯調往日軍加樂據點,自衛隊苦心建立的尖嶺據點信息源也自此斷絕。

  陳光顯剛被調離,日軍在農歷七月十二日下午就集結百余名士兵,對永躍村實施了突然包圍,不但逐家入戶搜查,將村民們集中拷問、毆打逼供,還派兵搬運柴草、汽油放火燒房。那一天,全村共有25間民房被燒毀、4間民房被拆除。其中,周安舊家4間房屋盡數被毀、損失慘重。

  “這一步狠棋,真正激怒了陳光顯。”何傳映說,那年農歷七月十五日晚上,陳光顯回到永躍村和周明慶等11人商討報仇計劃。陳光顯認為,自衛隊人員、彈藥不足,不宜和日軍硬碰硬,還是由他單獨殺入、擊斃中山,再出來和大部隊會合。

  當天晚上,憑借著對尖嶺據點地形地勢的熟悉,陳光顯順利避開哨兵,潛入到了中山的住地門口。在敲開中山的房門后,趁著對方疑惑地將自己迎入屋內時,陳光顯果斷地拔出手槍、扣下扳機,便出現了本文開頭的那一幕……

  一段難以夢回的往事 

  如今,再次走進永躍村,當年的烽火與激情已難覓蹤影。隨著歲月變遷,周安舊娘家的房屋原址上蓋起一間小瓦房,后被其他村民拆除重建,只剩下一個堆砌著雜物、沒有屋頂房梁的“半截”屋,一米多高的磚墻上,遍布著數十年來風吹日曬留下的痕跡。

  撫摸著這座年幼時居住過的“半截”屋,周安舊胞妹之子周家雄告訴記者,他曾聽外婆說起,那場大火后不久,陳光顯擊殺了中山并連夜趕回加樂據點,在沒被日軍發現的情況下,繼續從事著“雙面人”般的通譯官工作。

  “日本投降后,陳光顯與周安舊返回永躍村,同我的外公外婆住了幾個月。在外公外婆和親戚的幫忙下,他們乘船渡海,回到陳光顯的故鄉——臺灣新竹定居,后育有2男2女,做起了服裝生意。”周家雄說道。

  據周家雄了解,周安舊走后,于上世紀50年代寄回過一封給父母的問安信,“到1990年,周安舊獨自回到永躍村尋親,得知我外公外婆、周明慶均已逝世的消息后,她便忍痛趕往定安尋找我母親,將一張自己與陳光顯、子女的合照給我們看,現在照片已經尋不到了。”他記得,1991年,陳光顯攜妻子最后一次回到海南探親,還用海南話和前來接機的周家雄聊起過往故事,并打趣道,“海南話和閩南話相似,我學起來快得很哩!”

  1996年,周安舊與世長辭,陳光顯則在臺灣獨居,目前仍健在。(陳卓斌 周宗修)

  • 附件:  

分享到:
相關信息
江蘇先鋒網
一码中特后付款可信吗 北京快3遗漏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 时时彩怎么破解连挂 南越风釆36选7开状结果 15万亿基建最新消息 澳客网网澳客网开奖结果 足球个人进球数排行 飞艇走势图教程 天天分分彩下载 pk10开奖记录飞艇
北京快3遗漏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 时时彩怎么破解连挂 南越风釆36选7开状结果 15万亿基建最新消息 澳客网网澳客网开奖结果 足球个人进球数排行 飞艇走势图教程 天天分分彩下载 pk10开奖记录飞艇